军事新闻

故事:搬进新家后,他梦里经常被人打,高人:他是你前

发布日期:2020-09-07 06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因为柳九郎一直过着逃逸的生活,没有婚娶,死后被人随便掩埋了一下,故此坟包被雨水冲刷平了。汤二郎正巧把新房子建在了他的阴宅之上。汤二郎转世投胎了,自然不认得柳九郎,但是柳九郎还没有投胎,故此认识已经转世的汤二郎。

一切准备就绪后,汤二郎选了一个黄道吉日,搬到新家。亲朋好友都拿着贺礼来庆祝,女客们在厨房里帮忙,男客们帮着搬家,小半天就搬完了。中午,汤二郎摆了三桌酒席,大家热热闹闹地吃喝起来,一直吃到太阳偏西,接着吃晚宴。

原来,上一世,汤二郎和柳九郎争地基,两人大打出手,汤二郎被打死,柳九郎贿赂官府,逃逸在外,一直到老死,都没有追究责任。但是,阳间逃掉了,阴间逃不掉,试看苍天饶过谁?柳九郎死后,被阴司判处坐了半世监牢,最近刚刚刑满释放。

汤二郎纳闷地问道:“什么新账旧账?我又不认识你。”那人冷笑三声,说道:“你不认得我,我可认得你,你害得我坐了半世的监牢,今天不打得你魂魄出窍,誓不为人。”说罢,挥舞着棍棒,追了上来。

汤二郎哭丧着脸说:“梦里那人是真打,遇上邪事了。”夫妻二人再也不敢睡,披衣坐起来,商量着去找阴阳先生来看一看,屋里有没有不干净的东西。

那人圆睁一双怪眼,大喝道:“这是我的家,你闯入我的家,还敢这么大声?老天真是有眼,让你落入我手里,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!”

堂客被汤二郎的梦话惊醒,爬起来点亮灯,只见汤二郎大汗淋漓,神色紧张,手脚不住地乱动,嘴里不住地说着胡话。她急忙将他推醒,问他是不是做了噩梦?

汤二郎气愤地说:“前世仇人,追到今世来了,天理何在?”范大仙说:“也是赶巧了,你的房屋建在了他的坟墓之上,他才旧账新账一起算,下手不免毒狠。”

按照汤二郎的意思,想把柳九郎的骨殖挖出来扔在山沟里,出一口恶气。范大仙劝说道:“过不了多久,柳九郎就要投胎转世,前世的孽债已了,大家彼此都不相识了,何必还耿耿于怀呢?”在范大仙的指点下,汤二郎把柳九郎的骨殖挖出来,重新埋葬了,并且烧香告罪了一番。

汤二郎兄弟俩做梦都想拥有一套新房子,其中一个搬走后,另一个就可以买下旧房子,好歹是完整的一套,而且可以把父母接过来一起居住。想不到,汤二郎率先有了建房的钱。

汤二郎忽然看见一个人,拿着一根棍棒,对准他就是当头一棒。他挨了一记闷棍,捂着头急忙躲开,喝道:“哪里来的混账东西?竟敢私闯民宅行凶?”

范大仙到了汤二郎的家里,摆起香案,在香炉里燃起三支香,嘴里念念有词。好一会,她睁开眼,说道:“屋底下有人,他是你前世仇人。”

汤二郎找到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,精打细算,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建造了漂亮的一套大瓦房。然后又请来木匠,打造了一套崭新的家具。

很久以前,农夫汤二郎去深山里采摘山货,在一处隐蔽的悬崖上,无意中发现一株百年山参。他拿到药铺里卖了一个好价钱,掂量着手里的银子,打算建造一套新房子。

送走宾客后,汤二郎喝得有点高,倒在床上就睡,被堂客拉扯着,抱怨说:“这是新床,被褥都是新的,住进新屋第一天,你还这么不讲究。快去,把脚洗了再睡。”可是,汤二郎已经打起了鼾声。没办法,堂客端来一盆热水,给他洗了脚,把他摆正,盖上被子。堂客自己也洗了脚,吹灭了灯,躺在床上睡了。

堂客一看,果然老公的额头上鼓起一个小疙瘩,责怪说:“莫非你白天搬家时,额头不小心磕碰到了。梦里的事情,怎么可能是真的?”汤二郎一想也对,从来没有听说梦中挨打,真的把额头打肿了的。于是翻身又睡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汤二郎就骑着小毛驴,去山外请来范大仙。范大仙据说是个高人,能和阴间的鬼魂对话,治好了不少怪事。

(图片来自网络)

汤二郎目前的房子,是父母的老房子一分为二,和哥哥汤大郎各居一半,每家两间卧室,共同用一个堂屋,汤二郎在屋旁搭建了一个简易厨房。父母务农一辈子,只有这么大的能力。分家后,老两口在不远处搭建了一间草屋,单独生活。

汤二郎揉揉惺忪睡眼,惊魂未定地说道:“确实做了一个噩梦,被一个恶汉拿着棍棒追打,搞得我手忙脚乱的。”接着一摸额头说道:“哎呀,不对,怎么肿了起来?”

过了几个月,汤二郎的堂客临产,他坐在堂屋里等候。忽然,他看见一个人影冲进内室,好像是柳九郎的样子。他急忙往内室追赶,这时,猛地听见接生婆高喊:“生了,生了,是个带把的。”

一夜无话。转眼到了第二天夜里,汤二郎刚入睡不久,就看见昨天那个恶汉,拿着棍棒冲过来,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一棍子。他惊得大叫一声,猛然醒了过来,觉得屁股好疼,喊醒堂客点灯验看,上面一条粗大的红印。

汤二郎猛地醒悟,柳九郎投生到他家了。民间里都在开玩笑说,父子都是上一辈子的仇人,看来不假。